首页 新闻 市场 科技 财经 商业 地产 手机版
国际 国内 产业 宏观 股市 公司 动态 行情 业界 电商 数码 手机 银行 理财 数据 金融 产经 生活 评论 观察 房产 家居 趋势 楼市

我国60岁以上老人即将超美国总人口,该怎么办?

http://www.tzgcjie.com 来源:投资观察界            发布时间:2017-07-10 18:30:39

       

     投资观察界7月10日讯(记者 吴高山)

      目前中国60岁以上人口数达2.2亿。以2015年为基准,占中国总人口13.5亿的16%,占全世界60岁以上老年人口的23%。2030年,中国60岁以上人口数达3.5亿,即将赶超美国总人口数,到2055年有望接近4.5亿(7月9日《参考消息》)。

中国老年人口奔进速度,在这个星球上的所有国家中,应该是无与伦比和独一无二的,不管我们相信与否,再过二、三年无论中国家庭、还是所有公共场所,您所见到的银发老人肯定多于年轻人,您在街道上或其他路旁肯定能看到比现在更多需要搀扶帮助的老年人,甚至倒在路边没人敢扶的老人会更多。总之,各种老人凄惨晚景会更多地映入我们眼帘,尽管可能有大量机器人出现会在很大程度上代替人们的服务功能或担负社会各种运行功能,但整个社会或因大量老年人出现而降低整个社会的运行效率会,这应该是不争的事实。

对中国老人大幅增加,我们该怎么看?

从未来社会看,老年人增加也不全是坏事,对经济社会也会带来一定正向效应,比如带动老年保健品产业的发展和销量的增加,也可促进中国老年人用品的消费呈直线飙升,如最具代表性的产品成人尿不湿、老人按摩器具等等;同时也会带动健康养老服务业的发展,如老年护理、临终关怀等等;推动中国老年公寓需求数量的大幅增长,也在一定程度上为房企纷纷进军养老房地产市场提供广阔发展前景;如万科、保利等大型房地产开发商在全中国拥有80多处在建的老年公寓。总之,为老年经济发展将注入新的活力。

但从中国社会整体情况看,老年人结构短期内大幅增加,弊大于利:首先,它标志着中国人口红利尽失,中国经济运行成本加大,制造业及所有实体经济将陷入更加困难运行境地,在国际市场失去价格及其他竞争优势。目前我国制造业往东南亚国家跑,除了土地、水、电等生产要素价格较高之外,人工成本过快增长让不少企业无法承受应是主要原因,而这还仅仅只是个开始,往后中国制造业优势将更不复存在,竞争力将更加弱化。

其次,中国社会养老机制、养老设施、养老护理人员等方面还没有调适调适到老年人大幅增加的准备状态,各方面短缺将令中国社会未来二、三年陷入十分尴尬的局面。目前城乡分割的养老机制,使农村老年人与城镇退休之后的老年人在养老上存在巨大差距异,身体健康因素、收入因素不同,将会更令农村老年人和城镇低收入老年人陷入晚年凄凉境地。

同时,中国老年人养老床位短缺现象严重,一床难求现象突出。据媒体报道,2016年三季度末,我国养老机构总数达118万多个,各类养老床位数达695.9万张,每千名老年人拥有养老床位31.6张;且养老机构的服务质量参差不齐。尊老爱老虽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但未来实现老有所依、老有所养依然面临较大困难,也将成为我们社会未来的巨大负担。

另据全国老龄办、民政部、财政部三部门2016年10月联合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结果显示,老年人收入总体水平虽然有较大程度提高,但贫困和低收入老年人口数量依然较多;老年人健康状况不容乐观,全国失能、半失能老年人大致4063万人,占老年人口的18.3%,数量较多。而且老龄服务发展不平衡,供需矛盾依然严峻,

如果再加上几千万失能、半失能老人,社会养老床位困难程度愈发严重。此外,将来专门从事老年人护理的人员短缺也将达1亿人次,而现在无论是民政机构还是大专院校在老年人护理人才培养储备及护理技能人才培育方面,几乎都还是空白。

再次,养老金亏空问题也将是一个相当难以解决的棘手问题,加之通货膨胀因素的影响,未来老年人领取的养老金可能难以支付住入老年公寓或养老院的生活及其他护理费用,更无法支付生病带来的巨大医疗费用。最令人担忧的是,中国目前就存在养老金潜在亏空问题,未来随着老年人大幅增长导致缴费人数锐减,养老金收不抵支矛盾将会更加突出,也将给未来中国政府财政增加无限压力。

第四,家庭拖累和负担较大,令下一代甚至几代年轻人为养老付出巨大代价。未来二、三十年即是中国老年人增长的高峰,也是中国独生子女们养老负担严峻形势的到来,这种倒三角形家庭人口结构,给年轻一代带来了巨大养老压力,很多年轻人现在可能尚未做好思想准备,也未预感到这个危机给自身带来多大的压力,这是一个令人十分头痛的问题;如果那一天到来,会让不少家庭猝不及防,也将使无数家庭生活陷入深深的养老矛盾泥潭而无法自拔。

面对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我们该怎么办?

要解决这个问题,各级政府及社会有关公益组织应增加危险感和紧迫感,将社会各种运行模式应尽快调适到适应老龄化社会需要状态:一是加快养老体制改革,积极推进养老机制建设,政府鼓励民间资本或社会组织力量尝试开办各种类型的养老机构,政府在用地、税收、养老人才培养和技能型人才输送方面提供优惠政策或保障措施,增加养老机构数量,提高养老机构服务质量;

二是加快养老金储备力量,想办法将国有资本划拨或每年财政收入固定补充等形式解决亏空问题;鼓励年轻人参与社保,提高全社会养老参保率;并开辟社保养老基金投资渠道,确保其保值增值,为养老提供稳定收入来源;

三是鼓励各级政府或民间资本大力发展健康养老服务业,补齐养老服务短板,为未来社会老龄化高峰到来蓄积各种养老健康服务设施,有效解决养老床“一床难求”及其各种养老设施投入不足的矛盾。

四是全面放开计划生育政策,鼓励年轻夫妇至少生育二胎,为年轻家庭生育在医疗、就学、购房、生活等方面给予补助,消除家庭生育二孩带来的巨大生育成本和生活压力,为社会增加更多高质量的新生劳动力,从根本上消解人口红利消失和养老金“领多缴少”的尴尬困局,也为缓释未来家庭养老压力提供可支撑的社会动力。

【免责声明】 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投资观察界:www.tzgcjie.com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 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邮箱:247834384@qq.com
责任编辑:
首页 | 新闻 | 市场 | 科技 | 财经 | 商业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