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市场 科技 财经 商业 地产 手机版
国际 国内 产业 宏观 股市 公司 动态 行情 业界 电商 数码 手机 银行 理财 数据 金融 产经 生活 评论 观察 房产 家居 趋势 楼市

赢在中国到底谁赢,社群和领导的独裁、专横和保守?

http://www.tzgcjie.com 来源:新浪财经            发布时间:2017-10-18 16:49:30

      赢在中国究竟谁赢了,务实开始的企业如何生存发展,

群体的独裁、专横和保守你怎么看?

先分享一个笑话,企业培训咨询投资机构的所谓专家和大咖,都爱吹牛逼、讲故事,谈情怀,听过100个企业养活一个这类公司,没听过一个这类公司养活100个企业的。其实说的没错,就像失足女只能陪你过夜,不能帮你生孩子。这类公司是帮企业解决生理问题,没法帮企业解决生存问题。品牌、品牌就是品质和牌子,前提还是得有品质。说到这金融地摊玉丰只是告诉搞企业的实业家一句话,所有的这些机构都是能给你带来助力和快感,企业做大做强还是要靠你自己的本事的。

最近在国外忙好长时间没好好写文章了,现在看来爱好很难成为职业,最终还是要看人民币得忙碌程度来决定自己的爱好。昨天看王利芬老师新版赢在中国发行和她写的一篇文章,引起了我的深深反思。以前看赢在中国基本上和看星光大道,非诚勿扰的感觉差不多。一些参赛选手就是道具,上来在那么短时间怎么可能说清楚项目,选手的时间还不如评委的零头,天马行空不着边际的评委,完全成了评委秀。所以看了几集基本就不太看了,赢在中国哪个选手后来做成功了不知道,但评委各个火了。不知道08年的马云和现在比如何,当时的淘宝整天处于亏损状态,对于互联网公司来说,流量和曝光度就是最重要的,没有之一,如果当时的评委是李国庆,也许今天当当也会能是阿里巴巴。央视的几分钟广告就是上千万,而马云通过赢在中国获得了多少免费的广告费,赢在中国业帮着阿里卖假货相当于背书。有了央视的背书,和央视给马云带来的流量,马云后来的火箭式发展也就意料之中。孙正义和蔡崇信和雅虎只是给马云带来了有形的资金和管理,而王利芬老师却给阿里马云带来了无形的流量资源,背书资源和企业家圈子。那时的大哥还是柳传志和张瑞敏,就是当时的史玉柱也比马云有钱,所以从这个角度说,王利芬老师才是马云的企业教父,不管马云是否认同,但这是事实。

赢在中国捧红了马云,也带起来了史玉柱,东山再起的史玉柱毕竟还是少数人知道,知道也是反面的脑白金,但是史玉柱的网络游戏公司,这类企业很难做广告,但是史玉柱通过赢在中国成功塑造成了一个敢担当,负责人,守信用和有能力的企业家。如果没有王利芬老师,史玉柱充其量也只能是个爆发户,对国家和人生前景暗淡。由于赢在中国,更多的人知道了巨人网络游戏,这样无形的广告远超一般网络游戏公司。也为后来史玉柱重新进入大佬行业奠定了基础。在中国哪个网络游戏公司能有央视如此大面积报道,陈天桥做不到,丁磊做不到,马化腾当年也做不到,等到能做到的时候已经是江湖大哥了。

赢在中国同样捧红了俞敏洪,本来就是一个普通的英语培训公司,只不过有几个懂金融操作上市的朋友圈,然后在美国上市。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太多了,知名的不知名的,无论是纽交所,还是纳斯达克,和中国A股都没法比。这就是为什么360,巨人,分众拼命回国上市,因为在美国骗不到钱,没人买股票,有着一个虚的估值,不能当钱用。都是一些中国人自己自娱自乐,和港股也是一样,王建林和柳传志都没弄到钱,还花了不少费用,买的融资的机构都是自己的朋友自己的托。虽然俞老师本人也很有能力,还有两个帮兵,徐小平和王强。虽然他们哥两个狠狠的敲诈了俞敏洪一大笔,不过俞敏洪最后毕竟还是把新东方控制权牢牢把握在自己手里。新东方的核心是什么,是招生,不是老师,通过赢在中国的广告,新东方相当于省了几个亿的广告费,同时又搭建了一个商业大佬平台。最后助力俞敏洪也成为中国企业大佬,没有王利芬老师,俞敏洪充其量也就是一个培训公司老板。

当然赢在中国捧红的评委太多了,像熊晓鸽,赢在中国基本把熊晓鸽捧成中国投资一哥了,也导致IDG最近几年基本没投出什么像样的的项目,后来的赢在中国蓝天碧水间由于不是在央视播放的,就不过多评价了,但是58姚劲波和做服装的夏华,零点调查的袁岳,还有小米雷军,京东的刘强东这些还是通过这个节目增加了一些流量和客户吸引,千万不要把中国企业家看的太重,在国人的眼里只有上央视的才会认为是大企业家,虽然不是这回事,很多企业家是不愿意上央视的。

一个群,一个社团,一个国家,永远有主角和配角,在我的印象里,王利芬老师是一个有创意,严谨,罗辑思维能力,还有亲和力都非常强的人,他的这篇文章终于找到了自我,从任何时候来讲,作为企业,永远是客户和赢利两个事。给你付钱的就是你的客户,免费的客户那是互联网。王利芬老师在文章中写道,为了互联网而互联网,把做节目做项目赚的钱当副业,而把互联网当主业。八年时间,王利芬老师读懂了行业,读懂了自己,但却还没有认同到圈子和社群,在一个客户付费时代来临的时刻,企业家要看到的是实打实有用的东西,而不是这些所谓的成功人士的心灵鸡汤,让成功企业家讲成功经验就等同于说让模特讲模特的成功经验。模特永远不会说她的成功是靠潜规则和陪睡一样。哪个成功的企业家也不会讲自己是靠幸运和关系成功的,所以所谓的成功企业家讲的基本对创业者都没有任何价值,这和中国的选举一样,都是走过程和瞪眼说瞎话。

如果王利芬老师不是出自央视,不是和柳传志,马云,史玉柱等这些人为朋友,也许王利芬老师早就是中国商业另一个大腕了,但人生不能假设,和这些人在一起,本该是鲜花的她却变成绿叶了。因为央视的高度,不是几个上市公司老板能比的,做电视节目,制片人,支持人,多少个马云等也不如一个王老师,这次王老师终于走回来,重启内容为王,回到了她的强项中,希望以后看到王利芬老师更多适合企业家的作品。为她的转型点赞。

《飞鹤篇》

王利芬老师关于互联网的一段精彩讲述:

从1994年开始,互联网在中国已经发展三十年,互联网已经达到极大的普及,在全世界有三分之一的人群已在网上之后,互联网正在加速成为一种新的基础设施,渗透进各个行业,它们在与新的行业和需求相结合后会产生比简单的互联网公司更强大的公司,而这正是新一代创业者的机会所在。这正像电发明后,发电公司和电网公司毫无疑问是最赚钱的公司之一,但把电作为基础设施不断进行行业渗透的汽车制造公司、芯片半导体公司、电脑生产商、软件生产商、和今天的互联网公司成为了一代又一代新的明星公司,电力公司还在,但它不可能一直是立于潮头的公司。让我们来回顾一下过去三十多年中国互联网公司发展,可以看到这个基础设施不断向后递延的过程。

从1994-1997,互联网用户体量不足30万,这个期间是门户,BBS。

1998-2001期间,互联网用户体量在从100万-2000万之间,互联网门户网站、聊天室,更成熟的BBS,QQ,联众,各类下载类站点成为人们介入互联网的根据地。

2001-2005期间,互联网用户体量在2200万到1.03亿之间,2005年首次破亿,互联网门户、搜索和网游、导流网站兴起。

2005-2009这四年期间互联网用户体量激增,这期间在1.03亿到3.84亿,门户、电商、搜索、视频网站、导流网站成为用户主要聚集区。

2009-2013:互联网用户体量更快增加,激增至6.18亿,用户集中在电商、微博、微信、地图、团购上。

2013至今,互联网的用户量近8个亿,手游、支付宝、微信、O2O、P2P、众筹、出租车、自行车成为用户的云集地。

互联网20年发展的历程说明,互联网的发展过程,就是一个不断地将前阶段发展的相对成熟的工具在迭代过程中缝合成下一代的基础设施的过程。就如同我们今天看到的共享单车如果没有支付和扫码以及数据和运营工具的基础设施,这个行业肯定不可能出现一样。互联网首先改变和颠覆的就是媒体产业,其次是通讯产业,然后,在信息的维度上逐渐演化出了门户、搜索和视频以及微博这样的媒体平台,而在通讯的维度上演化出BBS、QQ、微信这样的社交属性的平台,在娱乐上演化出了游戏,而在电商上因为阿里巴巴演化出了最大的裂变,它围绕着电商最重要的三个要素进行了行业性的互联网改造,那就是由支付演化出来的互联网金融,由双十一海量服务器的需要和短时间的计算演化出的云计算,由电商的推送营销演化出的大数据平台,这些重大质变性的演化,让互联网已远远超出通讯和信息的主航道,进而埋下了向多个产业裂变的可能,而这些可能目前在物联网人工智能的深入推进中会在产业的升级改造中越来越重要,这个重要所表现的维度就在于他不断地增加了新的创业的基础设施的广度和深度。

再来看看赢在中国的赢到底怎么定义:

由五个汉字组成:亡、口、月、贝、凡

包含着赢家必备的五种意识或能力。

亡:危机意识。必须随时了解和掌握环境的变化,熟知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的道理。

口:沟通能力。善于在任何场合宣传自己的形象和宗旨、目标和决心。成功的沟通是双向,既要有好的表达能力,也要有好的倾听能力。

月:时间观念。成大事者需要时间检验和阅历积淀,绝不能昙花一现。

贝:取财有道。财富是物质基础,但不义之财不可取。

凡:平常心态。从最坏处着想,向最好处努力。要去争取目标成功,但结果不一定如意,度量要大,眼界要宽,心态要好,方法要多。

金融地摊玉丰认为,这才是真的赢,无论赢在中国还是赢在世界,伟大的企业,必须有高尚的生存逻辑。只信奉丛林法则的企业,昙花一现。永续企业的生存逻辑,必须建立在以下哲学的基础上,就是企业要真正为社会创造竞争价值,为社会提供好的服务和产品,或者提高社会效率,节约资源,提供创新能力。转型经济的中国,许多富人和企业,不是真正创造竞争价值,而是靠社会再分配或者利用转移支付而发财的,这样的行为不会永续,也不应该受到尊敬。

从王利芬老师的朋友圈引申社会群体:

人是一个社会群体动物,就像某一个律师曾经和我说过,就像当年雷某某的案子,其实查起来很简单,第一步打开他的手机,看他的通讯录和朋友圈,看他和什么人交往;第二步看他的银行卡,看他的钱都给谁和花在哪;第三个看他的车总去什么地方,这三条查出来,他怎么死的就非常清晰了。看一个人也一样,看他和什么人交往,和什么圈子交往,在圈子中处于什么地位和阶层,这个群体整体的反映。如果王利芬老师的圈子,永远她自己都是这个圈子中心,那成功早晚的事情,如果在这个圈子不是中心,就算成功了,也不会取得最大的成功,也许王老师去掉马云,史玉柱这些朋友也许才是她真正成功的开始,否则都是累赘,心理压力大,群体反映更剧烈,接下来我会用心理学解释和讲述一下群体状态,但愿看懂的人能读懂。

群体的冲动、易变和急躁

在研究群体的基本特征时,我们知道,无意识的动机几乎完全支配着群体的行为。确实群体的行为基本上不受大脑的指挥,而主要听命于脊椎神经的号令。群体在这个方面与原始人极为相像。从表象上来看,他们的行动不能不说是完美的,但这些行为不是经由大脑完成的,个人采取行动的方式主要来自于他所受到的刺激。只要是刺激因素,就会对群体发挥控制性的作用,而且这一作用会不停地发生变化。群体只能算是刺激因素的奴隶。独处的个人在受刺激因素的影响这一方面,与群体中的个体一样,只是他的大脑会对他发出命令——受冲动支配并不可取,由此他规约自己的行为,不受冲动的摆布。用心理学的语言表述这一说法的话就是:独处的个体能够主宰自己的行为,并对这一行为进行反省后做出反应,而群体则不具备这样的能力。

让群体激昂亢奋的因素,主要听从于各种各样的冲动。冲动是大度的,也可以是残忍的,是奋勇的,也可以是怯弱的,但它表现总是极强烈的。因此,个人利益以至于生命存活下来的权利都难以触动它们。

刺激群体的因素有很多,而群体在这些刺激面前总是俯首帖耳,因而群体表现出来的情态也是多种多样的。这可以解释为什么群体在转眼之间就可以从血腥暴力的躁动转变为极度宽容平和,并走向英雄主义。群体的举动可以是刽子手模样的,同样也可以是慷慨赴难、义不容辞的。

群体能够为自己的信念不惜任何代价,即使是流血和放弃生命也在所不惜。

群体到底能做出什么样的举动,要想了解这一问题的答案,其实不必回到过去的英雄年代。在起义时,人们从不吝惜自己的生命。不久前,一位声名卓著的将军能够做到登高一呼而应者云集,轻松地聚集起上万人,只要他一声令下,那些人就肯为他的事业抛头颅洒热血。

群体几乎不提前做什么谋划,他们的情绪被挑动起来,而前后可能是完全矛盾的。无论如何,群体中的人们总是受眼前刺激因素的支使。风暴吹动树叶高高飞起,散向各个方向,飞舞着然后重新落在地上,群体中的人们好比这些树叶。接下来,我将讨论革命时期的群体,还会列举出许多群体情绪多变的例子来。

群体有多变性,这让它显得难以驾驭。公共权力一旦掌控在它们手上,事情就变得更加复杂。平日生活中有很多必要的框框会对社会生活形成一种不可见的约束和规定,如果这种约束消失,政治基本上不可能再持续多长时间。另外,群体是不可能长久的,即便它有各种各样的热切愿景,但不具备任何深谋远虑的能力。

群体易冲动而善变。群体像野蛮人一样,对愿景和实现之间的任何障碍都置若罔闻。它不会关注中间存在的这个障碍,因为群体自认为足够强大,一切障碍在它面前都不是什么问题。在群体中的个人看来,根本没有不可能的观念。而孤立独处的个体就很清醒,独自一人时是不能去焚烧宫殿或抢劫商店的,即便有这样的冲动

,也很容易把它抑制下去或打消掉。而一旦在他进入群体成为其中的一分子时,他就会意识到人多势众的力量。这种力量足以激发出打家劫舍或烧杀抢掠的念头,并且人们会马上听命于这种冲动。之前所有想到的障碍都会被激烈地毁弃。充足的狂热情绪从人类那里产生,因此当愿景不能实现时,群体累积而成的只剩下这种亢奋的状态。

种族自身的一些特质可以视为我们一切情感的源泉。就像它会影响到我们研究的人们的一切情感一样,群体的躁动、冲动和易变都在种族特质的影响范围之内。毫无疑问,一切群体都是躁动且冲动的,只是程度有所不同。例如,由拉丁民族构成的群体和由英国人构成的群体,这两者之间的差别就十分明显。还有法国发生的历史事件可以为此提供一个生动有趣的案例。在25年前,仅仅是一份电报——据说一位大使遭到了侮辱一经公布结果就让民众暴怒,紧接着引起一场骇人的战争。几年之后,又是一份电文关于谅山一次意义不大的失败,又引燃了民众的怒火,政府为此而立刻垮台。与此同时,英国远征喀土穆遭到了严重的失败,这件事在英国的反响却只是微波荡漾而已,人们的情绪没有巨大的波动,甚至内阁大臣都没有被解职。各地的群体多少都会有些女性气质,其中由拉丁族裔组成的群体女性气质最重。只要能赢得他们的信任,你的命运会立马为之改观,但不要为此高兴太早,现在的你好比在悬崖边上闲庭信步,未来的一天必定会掉到深渊之中。

金融地摊玉丰认为在国家和企业,社群中,每个人,每个组织都一样,比如互联网行业,今天人工职能,明天,大数据,后天物联网,今天千亿市值,明天做大做强,后天裸条贷,明天现金贷,在一个靠高利贷来维持国家经济所谓增长是多么的危险,而环保的整治,歌舞升平的一片大好,但处在水深火热的企业的艰难状况确没有被国家重视,也是有一天达拉斯的枪声发生在中国也不是意外。

群体的轻信和易被暗示

在对群体进行定义时,我们说它的一个普遍特性是特别容易接受人的暗示,并指出这一感染程度在人类群体中能达到的位置。这一实情可以对群体情感的突然转向做出合理的说明。也许人们说这并不怎么重要,其实,群体一直都是这样一个状态——时时在期待被关注,因而它极容易受人暗示。最开始只是一个示意,经过相互感染,很快就进入到群体中所有人的头脑之中,于是一个事实即刻降临,群体一致的倾向性情感得以形成。在暗示的影响之下,每个个体的表现都一样,即意念一旦进入头脑就很容易变成行动。无论是去放火烧毁宫殿,还是牺牲自己的生命,群体都会毫不顾惜。与独立的个人不同,群体的所有行动都取决于刺激它的因素,还取决于一种关系,这种关系就是接受暗示而采取行动和理性之间的博弈,理性思考很可能与采取的行动是尖锐冲突的。

由此可知,群体就徘徊在一个无意识的领域中,时时对所有暗示都可能闻风而起,理性不能发挥什么影响,像生命有了一往无前的激情,丧失掉一切省思的能力。如果转型的中国在喝酒大上不能注重民生,把精力放到百姓生活水平提高上,那基本等于在浪费国家时间。

群体的独裁、专横和保守

群体只有简单而偏激的情感。对给他们的观点、想法和信念,群体或者完全接受,或者全部拒绝,并视之为绝对真理或一无是处的一派胡言。事情总会这样,尤其当一种信念是用暗示的方式引导出来而不是由理性推论造就时。我们都清楚这样一种偏激——它与宗教信仰如影随形,专横地统治着人的头脑。

什么是真理,什么是谬误,群体对之持有疑虑之心。另一方面,群体对自己的力量有清晰的认识,于是群体倾向于为自己的激情和独裁加上权威的印象。个体能接受反驳的建议并对之进行讨论,但群体绝不这么干。在公众集会的场合,演讲者即便有一个最轻微的反驳,立刻就会招来狂暴的怒吼和粗野的谩骂。如果演说者还坚持自己的观点的话,接下来便是殴打和驱逐。如果没有权威代表(它是一个约束性因素)在场的话,毫无疑问,反驳者经常会被置于死地。

专横和独裁是所有种类群体共有的,只是在程度上有所不同而已。在这个问题上,种族的基本观念再次显示出它的重要性,即种族支配人们的情感和思想。特别是在拉丁民族的群体中,暴横和独裁可以发展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拉丁民族群体的暴横和独裁,已经发展到完全破坏了盎格鲁·萨克逊人原本具有的强烈的个体独立精神。拉丁民族的群体所关心的独立,只是自己所属的那个宗派的集体独立性。他们对独立的认识有一个特色,就是需要让那些与他们意见不同的人,直接且全情投入地服从自己的信念。在拉丁民族中,自宗教审判时代以来,各时期的雅各宾党人对自由的认识都是相同的。

专断和独裁是一种强烈的情感,群体对此有明确的认识。这种感情很容易生成,而且当他们被强加这一情绪时,他们乐观其成并随时付诸实践。群体对暴力展现出温顺、尊敬的一面,却很少为仁慈心动,因为在他们看来,这些做法不过是软弱可欺的另外一种形式而已。他们的同情心不会给和风细雨的主人,而会献给那些无所不用而且极其欺压他们的暴君。接下来,最高大的雕像还要为这些人塑起。是的,他们会欣然地去践踏那些专制的暴君,那是因为对方垮台了而且已经变为一介平民。他们之所以蔑视那些暴君,是因为暴君不再让人感到害怕。英雄的典范,在民众的心里,永远是像恺撒一样。他的徽章吸引着他们,他的权力震慑着他们。

人们痛恨旁氏骗局,但是历史上所有像萨达姆,金正恩袁世凯一样,在位的时候都是一片赞歌,因为不唱赞歌是活不下去的,独裁的普京让俄罗斯倒退了五十年,现在经济水平连我们的广东省都不如,自己打算把俄罗斯的权利掌握到死,被西方踢出,几年后自由民主的中国同样也不会要他,看来我们远东西伯利亚10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归期可至了。有些规矩,尤其是政治规矩,还是遵守最好,只有无能和不自信的人才会要一些虚的称谓和拉帮结伙,如果你是一个社群,组织和家国的一把手,全天下都是你的了,还何必去发展自己的派系,而应该胸怀宽广,用才能和规则去选拔人才和干部,历史的车轮是不会开倒车的,作为企业家的你。知道自己该干什么,该做什么,顺天行事,终究会百尺竿头。

【免责声明】 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投资观察界:www.tzgcjie.com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 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邮箱:247834384@qq.com
责任编辑:
首页 | 新闻 | 市场 | 科技 | 财经 | 商业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