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动态 • 正文

掉队的畅游也要私有化,但回归能救命吗?

发布时间:  

 5月23日,畅游宣布,公司董事会已经收到董事长张朝阳的初步非约束性要约,这意味着畅游的私有化已提上日程,完成私有化要约后,或将从纳斯达克退市。

此前几年,前有盛大游戏和巨人网络,后有完美世界、中手游、淘米,包括目前主要营收来自游戏的人人,都先后宣布了私有化。

在美上市的中国游戏公司里,似乎只剩下畅游还没有完成私有化了。

 

01
不确定的非约束性要约

“非约束性要约”是资本市场的专业术语。

它是各国证券市场最主要的收购形式,通过公开向全体股东发出要约,达到控制目标公司的目的。这种交易行为,标的就是上市公司依法发行的全部股份。

它是各国证券市场最主要的收购形式,通过公开向全体股东发出要约,达到控制目标公司的目的。这种交易行为,标的就是上市公司依法发行的全部股份。

不过,加上“初步”二字,就意味着其中还有些许不确定性。

据悉,围绕畅游私有化相关的谈判尚未正式启动,要约或有变数。

张朝阳对外表示,将收购畅游所有在外流通A类普通股和B类普通股,根据要约中提到的现金收购价格,每股A类普通股或B类普通股21.05美元,或每股美国存托凭证42.10美元。

在过去52周的时间里,畅游股价最低达到17.60美元,与过去90个交易日平均收盘价相比,这代表着50%的溢价,与2017年5月19日的收盘价相比,则代表9%的溢价。

但美国投资人TSG Capital创始人Jay Somaney却坦言张朝阳“出价便宜”,质疑交易能否最终通过。

对于此次的非约束性要约,畅游董事会计划组建一个由独立董事组成的特别委员会,对要约进行考量。董事会预计,这个特别委员会将会聘用独立顾问(其中包括财务和法务顾问)参与协助。

不过,即便这些流程都顺利搞定,摘掉不确定的“初步”帽子,畅游也未必能得到国内投资者的认可。要知道,畅游现今面临的国内环境,早已不同于往日。

 

 

02
深陷下滑的泥沼

畅游经历过悲欢两重天。

2013年,畅游净利润还有2.686亿美元,到2014年却从盈利变成亏损,净亏损达到2120万美元。

在这种情况下,2014年11月份,畅游宣布换帅,CEO王滔被撤,变成余楚媛和陈德文组成的联席CEO。

而回看近一年多的财报,畅游的表现实在算不上好。

可以说,畅游是唯一一个营收和净利润都在同比下跌的游戏大厂。糟糕的是,从2016年第一季度算起,这种情形已经持续了5个季度。

近期,畅游发布了截至2017年3月31日的第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畅游第一季度营收达1.20亿美元,同比下滑8%;归属于畅游的净利润为3000万美元,较去年同期的3200万美元下滑7%。

除此之外,畅游在线游戏收入和在线广告收入,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

其中,手游营收8500万美元,同比下滑17%,环比下滑11%,下滑主要是由于畅游老款游戏营收自然下滑。

而第一季度在线广告营收为600万美元,较上一季度下滑30%,较上年同期下滑26%。

“下滑”成为畅游诸多业绩的关键词。

《天龙八部3D》等数款主力游戏产品的用户有所流失。报告显示,畅游第一季度PC游戏月平均活跃用户为240万,较上年同期下滑20%,较上一季度下滑4%;

移动游戏的月活跃账户为110万,较上年同期下滑66%,较上一季度下滑31%;

PC游戏付费用户为90万,较上年同期下滑18%,较上一季度下滑10%;

移动游戏月付费用户为30万,较上年同期下滑63%,较上一季度下滑25%。

下滑,下滑,还是下滑,畅游仿佛陷入了泥沼般,越想挣扎着摆脱下滑的厄运,就陷得越深。

 

 

03
昔日风光不再

腾讯近日公布了一季度财报,数据显示,腾讯营收达495.52亿元,其中端游收入141亿,手游收入129亿。腾讯表示,主要是受到LOL、DNF、FIFA Online 3、王者荣耀、龙之谷手游等表现的推动。

再看网易,动静也不可谓不小。5月20日,网易发布19款新游戏,公布了《梦幻西游》、《大话西游》、《天下》等老牌产品的游戏更新内容及影视化制作动向。

根据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伽马数据、国际数据公司(IDC)共同编写的《2016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移动游戏全年收入为819.5亿,而2017年网易Q1和腾讯Q1移动游戏收入之和就达到了207.69亿。

两家独大,网易和腾讯在移动游戏整体市场增长的基础上,不断压缩了其他厂商的空间。

当然,畅游也在“其他厂商”之列。

想当年,畅游曾一度跻身国内一线游戏公司阵营,彼时它还只是搜狐的一个事业部。

从2013年起,畅游开始推行平台化战略,通过自研和投资收购等方式,推出了海外第三方应用商店、游戏浏览器、游戏直播、秀场直播、RaidCall语音到网页游戏平台等一系列平台化产品。

“游戏赚钱养平台,平台占渠道推游戏”,是王滔当时制定的战略。

但随着时间推移,王滔的战略并没有发挥什么成效,各平台之间,也没有发挥出什么协同作用。

不是说张朝阳不给畅游时间,而是市场没有耐心给掉队者机会。因此,陈德文一上任,第一件事就是推翻王滔主张的平台化。

一边是保守的发展战略,一边是腾讯和网易的急剧扩张和疯狂挤压,畅游在夹缝中生活得异常辛苦。

倘若畅游可以顺利完成私有化,之后是否会寻求A股上市,目前尚不清楚。

中概股游戏公司在美股的日子并不好过。

即使是动视暴雪这样的明星公司,在美股的市盈率也不到20倍,畅游就更惨了,只有14。这样的数字,与A股市场动辄百倍的游戏概念股相去甚远。因此,回归A股是这些公司顺理成章的选择。

畅游回得有点晚。但即便顺利回归,摆在畅游面前的难题依然棘手。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帮助

    Copyright © 2008-2016 备案号:京ICP备09109218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908457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20080118 关于同意投资观察界设立互联网站并提供新闻信息服务的批复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