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产经 • 正文

独家丨专访盛松成:我国利率、汇率趋势以及资管新规的深远意义 房产税近期会推出吗?

发布时间:  

第一财经《首席对策》专访中国人民银行参事、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盛松成教授,深入挖掘2018年的利率、汇率走势,资管新规对资本市场的影响以及房地产税的推进情况,呈现独家解读。

嘉宾介绍:盛松成,教授、研究员、博士生导师,1999年获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现任中国人民银行参事(正厅局级)、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常务副院长、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统计分析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研究院院长,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与金融学教授,上海财经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博士生导师,曾任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司长、人民银行沈阳分行行长等职。

盛松成的研究主要集中在货币经济学、货币理论与政策以及宏观经济分析。他在社会融资规模、资本账户开放、利率和汇率市场化改革、房地产市场调控、虚拟货币与数字货币、互联网金融等理论与政策研究中,做出了积极贡献。多年来,他先后在《中国社会科学》、《经济研究》、《金融研究》和《中国金融》等重要刊物发表专业论文100余篇,并出版多部著作,如《中央银行与货币供给》和《金融改革协调推进论》等。他组织研究、编制的社会融资规模指标已经成为我国金融宏观调控的主要指标之一。

盛松成1993年获霍英东教育基金会高等院校青年教师科研奖二等奖(一等奖空缺),先后获全国高等院校金融类优秀教材奖、中国金融教育发展基金会首届院校“金晨”优秀科研成果奖、国家教委首届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首届金融图书“金羊奖”和中国金融教育发展基金会优秀研究成果著作类一等奖等。

一:我国已先于美联储加息 不赞成近期提高存贷款基准利率

一财 李策:盛老师,您好!很荣幸再次专访到您。您最近公开表示,不赞成目前提高存贷款基准利率。您认为2018年如果美联储加息、CPI上行共振,存贷款基准利率和货币政策操作利率分别会如何变动?

央行参事 盛松成:存贷款基准利率和美国加息的利率是不同的,我们国家的利率体系和美国也有很大不同,美国的所谓“加息”提高的是它的政策利率,也就是联邦基金利率,联邦基金利率的变化会迅速传导到金融市场利率,进而又马上会影响到对实体经济的利率。美国金融市场的利率和实体经济的利率是完全放开的。我们国家利率体系要更复杂,我们有政策利率,有金融市场利率,也有对实体经济的存贷款基准利率。所以我们大家平时所说的所谓的加息都是指对我国存贷款基准利率的上调,这和美联储加息不同。最近一两年来,人民银行通过政策利率的引导,并且由于我们金融市场最近的去杠杆,实际上金融市场的利率已经在上升了,而且上升的幅度还是比较大的。比如目前我们的10年期的国债利率已经比2016年三季度末的2.7%上升了1.2个百分点,而同期美国国债到期收益率仅上升0.6个百分点,也就是说我们比它上升多了0.6个百分点。在好几个场合,我都说过,实际上我们已经先于美联储加息了,因为我们尽管没有对实体经济的存贷款利率加息,但是我们金融市场利率在上升,上升得比较快。这是最近一两年来金融去杠杆的结果。因为金融去杠杆,金融市场的资金是比较紧的,于是我们金融市场的利率就会上升。这个利率上升首先影响的是金融市场的内部,影响的是银行和非银行金融机构之间的资金往来的成本。金融市场利率上升实际上也会影响到实体经济,什么意思呢?就是银行会将资金成本的上升部分地转嫁到实体经济去。最近实体经济的存贷款利率已经有所上升了。目前我们已经基本实现了利率市场化,银行对企业的贷款利率是以存贷款基准利率为基础上下浮动的。我们现在贷款利率上浮的占比在上升,贷款利率下浮的比例在下降,实行基准利率的也在下降。这说明什么呢?说明我们的存贷款利率已经在上升了。

所以我说我们已经先于美联储加息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觉得我们没有必要在近期再提高存贷款的基准利率,因为再提高存贷款的基准利率,等于为金融机构加息提供了背书,它会进一步提高对实体经济的存贷款利率,尤其是贷款利率。我们国家现在经济总体上发展比较好,这大家都知道。过去一年,现在数据还没公布,GDP的增速一般说来会在6.9%,应该说经济发展的还是比较好的。但是经济仍然有下行的压力,不是说没有。大多数人预测明年的经济GDP增速会在6.5左右,不会像今年这么高。这也是我不主张存贷款利率加息的一个原因。我们现在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生机勃勃,确实在发展,但是困难也还是比较多的。如果加息,对企业,尤其对中小企业,会带来成本上升。

此外,我们现在物价并不很高。目前CPI都不到2%,1.7%、1.8,最高也就1.9,这也是我不主张存贷款利率在目前提升的一个原因。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已经初步或者基本实现了利率市场化,金融机构可以根据中央银行规定的存贷款基准利率,自主决定上浮、下浮的比例。我觉得应该更多地让金融机构自主定价,根据市场和产品的需要,实行利率上浮或者下浮,而不是频繁地调整存贷款基准利率。这不利于利率的市场化的改革。所以一动不如一静,我觉得在目前我们还没有必要提升存贷款基准利率。

二:2018年会延续2017年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

一财 李策:2017年的货币政策是中性偏紧,我们现在也是既要调结构也要稳增长,现在的货币政策您觉得会不会有变化?还是说要维持以前的基调?

央行参事 盛松成:不只是现在,在几个月前,我就多次强调,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保持稳健的货币政策,这一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提出了,实行稳健的货币政策,我觉得应该是不松不紧,以不变应万变。我曾经用了“延续”两个字,也就是说2018年可以延续2017年稳健的货币政策。2017年稳健的货币政策相对来说是比较紧的,不是很松的,但是也不是很紧。有些人说2018年我们的货币政策会放松,我并不这么认为。因为如果放松的话,我们2017年做的很多事情恐怕会前功尽弃。2017年我们加强了对金融本身的监管,以防范金融风险;稳货币,从而促进经济的平稳和较快的增长。我觉得2017年我们的货币政策是比较成功的,既然是比较成功的,目前我们没有必要去改变它。现在延续2017年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我觉得是很有必要的

三:国内因素和美元走弱共同推动近期人民币升值预计汇率维持在6.6左右

一财 李策:2017年下半年以来,尤其是最近,人民币经历了较大幅度的升值,原因何在?对今后一段时间的人民币汇率走势怎么看?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帮助

Copyright © 2008-2016 备案号:京ICP备09109218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908457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20080118 关于同意投资观察界设立互联网站并提供新闻信息服务的批复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