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市场 科技 财经 商业 地产 手机版
国际 国内 产业 宏观 股市 公司 动态 行情 业界 电商 数码 手机 银行 理财 数据 金融 产经 生活 评论 观察 房产 家居 趋势 楼市

直击达沃斯|桥水达里奥:强经济弱美元双重刺激,2~3年内大概率经济下滑

http://www.tzgcjie.com 来源:第一财经APP            发布时间:2018-01-27 12:40:44

在2018年世界经济论坛(冬季达沃斯)期间,1月26日举行的一场主题为“宽松货币的终结”(end of easy money)的分论坛备受关注。

分论坛中,欧洲中央银行执行委员会委员Benoît Coeuré,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Bridgewater)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投资官达里奥(Ray Dalio),瑞典央行副行长CeciliaSkingsley,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前副总裁朱民,瑞银集团董事会主席Axel A. Weber共同探讨了货币战争、通胀率风险、下一次经济衰退可能性等问题。

直击达沃斯|桥水达里奥:强经济弱美元双重刺激,2~3年内大概率经济下滑

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Bridgewater)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投资官达里奥(Ray Dalio)表示,汇率将是2018年最为值得关注的变量。

弱美元与强经济

“美元弱势也创造了一个重度刺激的大环境,以央行的角度来说,眼下的弱势美元叠加强势经济其实是‘刺激之上再加刺激’(stimulus on stimulus),央行可能会采取行动,而美联储如何处理,这是需要关注的。 ”

令各界瞠目结舌的是,美元指数近日已经快速跌破了90大关,截至北京时间1月26日20:40,美元指数报88.84,此前更是刷新了三年新低。

直击达沃斯|桥水达里奥:强经济弱美元双重刺激,2~3年内大概率经济下滑

也就是在1月24日论坛期间,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说:“显然更弱的美元对我们有利,因为这可能带给我们贸易和机遇,” 他说,“我们完全不操心美元的短期价值”。

他表示:“从更长期看,强势美元反映美国经济的强劲。事实上,美元现在、将来依旧是储备货币的首选。”在姆努钦发表上述言论后,美元指数进一步下跌,英镑汇率继续上行。

也不乏外汇分析师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从历史上看,弱美元确实有利于改善美国贸易赤字。美元贬值或维持弱势对出口的提振作用往往立竿见影。对于股市层面以及制造业回流也离不开弱美元的支持。从新任美联储主席以及财长等官员的表态来看,弱美元的格局短期内可能成为常态。另外,欧洲经济的改善带来欧元持续走强,也将对美元的弱势产生重要影响。

达里奥则表示:“目前闲置产能不断下降,央行逐步开始紧缩,而当前资产的久期趋向于更长,市场对加息的敏感度其实很高,如果央行超预期加息,这就可能会反映到所有资产价格里。”

达里奥在论坛期间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现在处于黄金时期,通胀不是问题,经济增长良好,一切在税法改变后显得非常美好。现在处于整个周期的末尾部分,美股可能还会持续上涨。不过,“如果美联储加息100-125基点,相应的资产价格将出现下跌。大幅加息不可能对整个资产市场毫发无伤,美联储会决定实际利率达到什么水平。”

达里奥在这场分论坛上表示:“如果利率大幅上行,那么未来18个月债市会出现熊市,经济下行周期很可能会在此后的12个月出现,也就是未来2-3年,这也是下一次总统大选的时点。”

达里奥认为,需要关注的是,当经济下行恰逢总统选举,这将是一个有趣的阶段。朱民也表示,他预计未来2-3年内进入下行周期的可能性大于50%。

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将于2018年1月30日至1月31日举行议息会议,市场预计美联储1月加息可能性不大,但3月加息的可能性不断上升。3月也将是新提名的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上任之时。

宽松货币政策终结

分论坛辩论最为激烈的话题可能就是央行货币政策及通胀率风险的问题了。以达里奥和Axel A. Weber为代表的市场派和以Benoît Coeuré为代表的中央银行家,在央行货币政策有效性以及是否存在通胀风险的问题上分歧明显。

BenoîtCoeuré表示,在美国、欧盟、瑞典以及其他各地,QE在提振经济方面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这是过去20年来最强劲的复苏,超出我们的预期。”他称。

就QE对于通胀率和薪资的传导,Benoît Coeuré承认菲利普斯曲线还很平坦,但“我们也许正处于曲线慢慢变得陡峭的转折点”。

菲利普斯曲线是一条表明失业与通货膨胀存在一种交替关系的曲线,通常,通货膨胀率高时,失业率低;通货膨胀率低时,失业率高。

达里奥对Benoît Coeuré的说法并不买账。他笑称,“菲利普斯曲线不再奏效,科技正在改变通货膨胀与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虽然每个人都关注经济增长,但不论是美国、欧洲还是日本,我们至今仍然在努力达到2%的核心通胀率。”

他并称,过快的、超出市场预期的货币紧缩对于金融市场的伤害会超出货币正常化的影响,他对此表示担忧。

Axel A. Weber也认为,中央银行家无法准确判断出菲利普斯变得更加陡峭的转折点在哪里。

“此前,由于零利率和负利率政策,利率和信贷传导机制基本失效,如此一来,货币政策主要通过金融市场和汇率传导。当央行推行货币政策正常化时,我不确定是否能切换回利率和信贷传导机制。”他称。“因此,以数据为基础(制定货币政策)固然重要,但我认为央行也需要密切注意通胀率,通胀率可能会成为今年的一大意外。”

“当坏情况或者意外发生时,我们有足够多的(政策)工具来应对。” Benoît Coeuré如此回应。

针对双方的辩论,朱民提出疑问:我们是否真的理解通胀率在今天意味着什么?

“通过科技、电子商务、人工智能,效率得到了极大提升,交易成本极大下降。今天2%的通胀率与15年前、20年前2%的通胀率并不完全一样。”基于此,朱民认为,今天不应再将通胀率目标设定在2%。

多元化的货币储备

针对全球是否进入了货币战争阶段,Benoît Coeuré表示“并没有”。“这是我们最不希望看到的一件事,”他称,不同国家的量化宽松政策(QE)会对货币产生影响,全球各国央行将以不同的速度退出QE。

达里奥表示,有三类人可以影响货币——政策制定者、中央银行家、投资组合持有者。“鉴于美元的储备货币地位,(当前)的投资组合中的资产配置往往偏向美元资产,例如美元债券。但美元作为储备货币地位可能面临重新思考,因此,“我相信货币问题将是明年的一个重大问题”。

他也因此建议中央银行家在制定货币政策时,除了考虑增长和通胀率因素外,将货币因素考虑在内。

Axel A. Weber认为,美元作为储备货币的地位在未来5~10年还会上升。“我们可以看到很多银行家的投资组合中,还是很重视美元流动性的,他们认为这样做可以应对下一次流动性危机。”

对此,朱民并不完全认同。他表示,美元在金融危机后的地位的确有所上升,但人民币被纳入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SDR)后,储备货币变得更加多元化,他并表示“多元化的储备货币体系更加稳定”。

Benoît Coeuré也认为多元化的货币体系会更加稳定:“我们的资产组合中也持有了一小部分人民币。”

【免责声明】 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投资观察界:www.tzgcjie.com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 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邮箱:247834384@qq.com
责任编辑:
首页 | 新闻 | 市场 | 科技 | 财经 | 商业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