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市场 科技 财经 商业 地产 手机版
国际 国内 产业 宏观 股市 公司 动态 行情 业界 电商 数码 手机 银行 理财 数据 金融 产经 生活 评论 观察 房产 家居 趋势 楼市

诺奖得主哈特:监管可简化,但不要对大银行彻底松绑

http://www.tzgcjie.com 来源:第一财经APP            发布时间:2018-03-22 15:32:44

从竞选时高呼“金融去监管”而引爆华尔街,再到如今正在逐步做实其计划,美国总统特朗普似乎要彻底改写银行业监管格局。那么“去监管”究竟要怎么去?如何确保“系统性重要金融机构”不再将大家拽入深渊?在纾困和道德风险之间究竟如何抉择?

近日,第一财经记者独家专访了201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之一的奥利弗·哈特(Oliver Hart)教授。“我认为不应该对大银行彻底去监管,也不支持政府最终不计成本纾困(bailout)大机构、让纳税人买单,但繁琐的金融监管细节的确可以简化,尤其是可以考虑取消‘沃尔克规则’(Volcker's Rule),也包括其中对限制银行自营交易的细则。”哈特告诉记者。

诺奖得主哈特:监管可简化,但不要对大银行彻底松绑

支持对中小银行去监管

“监管繁复可能并不是出于谨慎,而可能是因为危机后,参与制定监管细则的相关方面是在太多了,各方无法达成一致,但每个人都想要得到些东西,因此导致谈判的结果就是越来越繁复。”哈特对第一财经记者说。

哈特在危机后针对政府纾困金融机构的道德风险、银行业压力测试方式等问题提出了独到的见解和建议。哈特是现任美国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是不完全合约理论的开创者之一。2016年10月10日,他因在契约理论方面的贡献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最近,哈特在交大安泰经管学院百年院庆上还发表了演讲。

3月14日,美国国会参议院通过了一项对中小型银行放松监管的法案,这标志着特朗普政府离推翻金融危机后的一些严厉金融监管规定更近一步。

根据这项法案,资产规模在250亿美元以下的银行不用再参加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每年举行的压力测试,也不用向美联储提交待其批准的有关破产后如何清算的“生前遗嘱”。

根据2010年通过的金融监管改革法案《多德-弗兰克法》(Dodd-Frank Act),资产超过500亿美元的银行必须参加美联储的年度压力测试。据美国媒体推算,上述变化将使接受美联储年度压力测试的银行从目前的38家减少到12家。

哈特对记者表示,我支持对(美国)中小银行、社区银行减轻监管”,并称该法案为许多社区银行减轻了监管负担,有利于促进信贷发放和经济增长。

但令人惊讶的是,针对《多德-弗兰克法》中限制银行机构从事自营交易的“沃尔克规则”,最新立法允许资产规模在100亿美元以下的银行豁免遵守该规则。

哈特也支持这一变化。“我认为自营交易可以恢复。我的出发点是,只要没有一个明确的监管理由,就不要增加不必要的监管。银行的财务构架、债务水平是需要被严格监管的,但危机后的监管的确太繁复,这部分也是政治博弈的后果。”

其实,早在去年美国财政部公布的金融业改革计划中,财政部就建议,就自营交易这一项,总资产不足100亿美元的银行得到豁免;如果银行的总资产超过100亿但交易资产、交易负债不足10亿美元,且交易资产与负债占比不超过总资产的10%,也应得到豁免。

不应对大银行彻底松绑

尽管支持对中小银行去监管,但哈特始终认为,不应该对大银行彻底松绑,尤其是当年引发道德风险的“大而不倒”系统性的重要金融机构。

“银行是流动性的来源,比起一般金融机构,银行破产会导致更大的福利损失。原因是,需要流动性的金融中介往往将其持有的流动性存在银行,而当银行遭遇冲击,将不成比例地冲击金融中介机构。”哈特表示。危机后,美联储定期对大银行进行压力测试,即“全面资本分析和审查”(CCAR),在一系列极端不利的经济环境假设下,测试银行的贷款和证券化资产是否安全,旨在防范危机重演。

此外,哈特也对记者表示,“奥巴马政府当年拥有这么多优秀的经济学家,完全可以在纾困外寻找到更好的方法。我认为金融危机时,两大核心原理就是:只有在市场明显失灵的时候,政府才应该干预;政府的干预应该尽量把对纳税人的成本降低到最低。然而,在上一次危机中,这些原理似乎被所有政策制定者抛之脑后。”

2008年3月,华尔街五大投行之一的贝尔斯登首先拉开了大型金融机构困顿的序幕,在美国财政部和美联储的干预下,贝尔斯登被大通摩根所收购;其后,美国政府支持“两房”在2008年9月国有化,将金融危机推向高潮;紧接着美林被美国银行兼并,雷曼兄弟破产,花旗银行、华盛顿互惠银行、美国国际集团(AIG)的危机接踵而来,演绎了一场冲击极大的系统性危机。

应对极为严重的金融危机,美国政府实行史无前例的救援措施,布什政府出台了总规模为7000亿美元的问题资产纾困计划,主要向包括大型金融机构在内的金融体系注入紧急流动性。其后奥巴马政府出台的总规模为8250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中,也有很大一部分是用于处置大型金融机构的问题资产。但对于美国而言,用纳税人的前来进行纾困是此前令人难以想象的,更何况有些机构在拿到“救助金”后仍然发放了巨额高管奖金。

“我始终认为,比起直接纾困当事机构(如国有化),不如去救与其相关的第三方。”哈特表示。例如保险机构AIG几乎参与了美国住房按揭市场的各个环节,主要扮演了CDS(信贷违约互换)发行者和次级贷款投资者两个重要角色。换言之,如果大型银行向AIG买保险,但最后AIG失去了赔付能力,那么整个金融链条就会断裂。尽管如此,哈特认为,最好的办法始终是为AIG卖出的“保险”做担保,这样就能从一开始就抑制风险传递,也能降低纳税人付出的成本。

【免责声明】 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投资观察界:www.tzgcjie.com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 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邮箱:247834384@qq.com
责任编辑:
首页 | 新闻 | 市场 | 科技 | 财经 | 商业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