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市场 科技 财经 商业 地产 手机版
国际 国内 产业 宏观 股市 公司 动态 行情 业界 电商 数码 手机 银行 理财 数据 金融 产经 生活 评论 观察 房产 家居 趋势 楼市

中美利差收窄拖累人民币,但不构成较大贬值压力

http://www.tzgcjie.com 来源:第一财经APP            发布时间:2018-04-26 20:48:38

周四(4月26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大幅下调217个基点,报6.3283,创一个月新低。截至16:30,在岸人民币对美元收盘报6.33,较上一交易日跌96点,创3月21日以来新低。分析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人民币汇率回调主要与美元走强和中美利差收窄有关。

近日,中美10年期国债收益率利差一度缩窄至56个基点,为2016年以来新低。但回顾历史,中美利差近年来曾两次收窄至49个基点,2010年以前更出现过负利差。而与此前几轮利差收窄不同的是,人民币年初以来的涨幅已为利差收窄提供了一定的“安全垫”。

交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金融分析师鄂永健对记者表示,从技术上看,美债收益率短期难以维持这种快速上涨的趋势,中美利差短期进一步收窄的概率不大。一位券商首席固收研究员则认为,美债收益率已经开始筑顶,3%~3.1%的水平基本上将是顶部区间。

4月中旬以来,美元指数从90下方一路回升至91.15,盘中一度触及120日均线,但在分析人士看来,弱美元的长期趋势仍然难以扭转。一方面,由于美联储加息已经进入下半程,符合预期的加息无法带来强美元;另一方面,美联储加息的持续,以及美债收益率的持续上行,将引发融资成本上涨,并带来经济增长放缓的风险,因此,美债收益率上涨支撑美元走强的逻辑难以维系。

中美利差收窄

年初以来,在美债收益率持续上行的同时,中国国债收益率持续回落。4月20日中美利差一度收窄至56个基点,创下2016年12月以来新低。

回顾历史,当前中美利差并非历史低点。2002~2003年、2005~2007年及2009年前后,美债收益率超过中国国债收益率,中美利差出现三次倒挂。2012年11月~2013年7月,时任美联储主席伯南克表示将逐步缩减QE(量化宽松)规模,推动美债收益率大幅上行,中美利差从196个基点收窄至78个基点。

2015年8月~12月,中国央行多次降准降息,使得国内流动性较为宽松,债券市场走牛,国债收益率从3.62%一路降至2.70%,在此背景下,中美利差在2015年底收窄至49个基点。

2016年6月~11月,中债、美债齐跌,但美债下跌幅度更大,中美利差再度收窄至49个基点。2016年11月8日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市场对于其财政扩张等经济刺激政策持乐观态度,美债长端利率在短期内大幅上行,16天内从1.83%升至2.36%。

对比历史情况,中信证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明明认为,此次中美利差收窄更多受到短期因素扰动的影响,从汇率水平来看,之前几次中美利差收窄时,人民币具有较大的贬值压力,而当前人民币汇率不存在大幅贬值压力。去年12月以来,伴随美元指数持续走弱,人民币对美元持续走强,这实质上为中美利差收窄提供了一定的“安全垫”。

记者注意到,尽管3月底至今,人民币对美元已小幅回调,但年初以来仍保持着3%的涨幅,2月中旬至今,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约在6.25~6.35的区间内窄幅波动。

中美利差收窄拖累人民币,但不构成较大贬值压力

从资本流动来看,明明认为,历史上中美利差收窄往往伴随资本外流,但是近期我国资本流动没有太大变化。从衡量跨境资金流动的多个指标来看,目前我国跨境资金流动形势较为平稳。

央行数据显示,截至3月末,我国外汇储备规模为31428亿美元,较上月上升83亿美元,升幅为0.27%,央行口径外汇占款214952.04亿元人民币,增幅环比有所扩大,自去年3月以来外汇占款一直处于稳定水平。4月19日外汇局公布数据也显示,2018年一季度银行结售汇逆差183亿美元,同比下降55%,银行结售汇逆差大幅收窄,显示资本外流压力明显缓解。

美债会否持续上行现分歧

3月底以来,美债收益率加速上行,并于近日突破3%这一重要关口,创下四年来新高。关于美债收益率上行的原因,鄂永健对记者分析称,近日在对地缘政治担忧下油价连续走高推升了美国通胀的预期,另外美联储加息和美政府赤字的上升也推升了美债收益率。

美债收益率率上行是否能够持续?在中金海外策略组分析员Kevin Liu看来,预计未来美国经济将迎来更高的增长和通胀,另外,美联储全年有望加息四次,在更快的加息步伐背景下,利率中枢或仍有上行空间。

鄂永健则对记者表示,从技术层面分析,美债收益率短期内可能会面临小幅回调,长期来看,仍面临较多的不确定性,比如利率上行是否会触发美股回调并引发避险需求等等。

事实上,2月美债收益率的快速上行,就一度触发了美股回调,并引发避险需求激增,资金涌入债券市场,进而引发美债收益率呈现报复式下跌。

某券商首席宏观分析师告诉记者,当前美债收益率的上行与年初的波动是同一个逻辑。主要原因无非是地缘政治担忧引发的油价上涨,推升了通胀预期,导致了长端利率上行。

“如果没有基本面的长期有效支撑,美债收益率很难发生趋势性的上行。”这位分析师认为,即使继续上行也不过是短期的一个脉冲,目前10年期美债收益率已经在筑顶过程中,3%~3.1%的水平基本上已经是顶部区间。

强美元中长期难持续

由于此前美债收益率的快速上行,4月中旬以来,美元指数从90下方一路回升至91.15,盘中一度触及120日均线。

但在前述宏观分析师看来,弱美元的长期趋势仍然难以扭转。一方面,由于美联储加息已经进入下半程,符合预期的加息无法带来强美元。

另一方面,美联储加息的持续,以及美债收益率的持续上行,将引发融资成本上涨,并带来经济增长放缓的风险,因此,美债收益率上涨支撑美元走强的逻辑难以维系。

明明认为,美国实体企业的盈利走势并不支持美债收益率长期保持当前的上行速度。2015年以来,美国非金融企业部门总体的资产回报率有所下滑,2017年以来,企业的资产回报率和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之间的利差正在收窄,经济基本面状况并不能支持美债收益率上行的趋势。

前述宏观分析师认为,从1983年至今,美联储一共经历6次较明确的加息周期。当前正处在在第六次加息周期,但和以往加息周期来比,本次加息周期的背景并非经济过热,通胀也在低位。从历史上来看,抑制通胀为目的的加息到后半程,经济会呈现衰退迹象,具体表现为经济与通胀双下行;而抑制经济过热为目的的加息,当进入到后半程时,则会呈现滞胀现象。

由于本次加息周期并不是为抑制经济过热或通胀,而是货币政策回归常态化,所以进入加息下半程后,美国经济与通胀双双下行的可能性较大。因此,当经济增长动能巅峰已过,美元走牛在中长期将难以持续。

【免责声明】 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投资观察界:www.tzgcjie.com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 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邮箱:247834384@qq.com
责任编辑:
首页 | 新闻 | 市场 | 科技 | 财经 | 商业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