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市场 科技 财经 商业 地产 手机版
国际 国内 产业 宏观 股市 公司 动态 行情 业界 电商 数码 手机 银行 理财 数据 金融 产经 生活 评论 观察 房产 家居 趋势 楼市

我国大城市群仍有发展空间

http://www.tzgcjie.com 来源:第一财经            发布时间:2018-01-17 21:53:24

考察国际区域经济发展经验,我们发现,我国大城市群仍有发展空间。

区域经济发展的常态

传统的新古典经济学认为,区域经济不平衡是短期现象,长期来看终会走向平衡。在生产要素自由流动和经济开放的前提假设下,索洛等著名经济学家认为,随着区域经济的增长,各个国家间的差距或一国之内不同区域的差距都会缩小。这实际上是经济学的均衡思想在区域经济发展上的体现。

但经济发展的事实却并不支持上述论断。从世界范围看,自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北美和欧洲发达经济体的经济持续增长,其与亚非拉大部分发展中经济体的差距越拉越大,并没有收敛的势头。

从特定经济体内部看也是如此。若以经济密度即单位土地面积上的经济产出来衡量,美国的经济活动主要集中在:波士顿—纽约—华盛顿沿线,以芝加哥为核心的五大湖区域,以洛杉矶—旧金山—波特兰—西雅图为代表的西海岸,休斯敦—达拉斯区域以及迈阿密等少数国土,其他广袤地区的经济密度则极低。日本也有类似现象,东京—名古屋—大阪一线的经济密度明显高于其他地区。

不过,地区间经济密度的巨大差异并不必然意味着地区间人均收入的差距也会如此悬殊,因为人口会向工作机会多、工作待遇好的高经济密度地区流动,经济密度低的地区往往人口密度也低。人口密度就是单位土地面积上的人口数。以经济密度排名美国倒数第二的西部山区州——蒙大拿州为例,2016年其人口密度为2.7人/平方公里,远低于纽约州的139.7人/平方公里。

确实,由于人口密度的差异部分抵消了经济密度上的差距,蒙大拿州和纽约州人均GDP的差距要小于二者经济密度的差距。值得注意的是,虽然美国人口可以自由迁徙,但这并没有完全抹平各地区间的发展差距。

综上可知,从国际经济发展的实践看,地区间发展的平衡是相对的,是人们的美好期望,不平衡却是绝对的。正如美国发展经济学家赫希曼在1958年发表的《经济发展战略》中所指出的,经济进步并不同时出现在每一处,增长极的出现必然意味着增长在区域间的不平等是经济增长不可避免的伴生物,是经济发展的前提条件。

对中国区域发展的启示

1.区域协调发展不等于平均发展。

十九大报告指出“以城市群为主体构建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的城镇格局”。促进城市群进一步发展是否会进一步加大区域发展差距,从而与区域协调发展背道而驰?我们认为并非如此。

第一,经济活动的集聚与区域协调发展是相辅相成、辩证统一的。正如上文所述,各区域经济的绝对平均发展是不符合经济规律的,经济总是先在具有发展优势的某些少数区域率先形成增长极。关键在于如何使先富地区带动落后地区发展,如果能形成这种良性局面,就是做到了区域协调发展。比如,纽约州人均GDP一直遥遥领先于蒙大拿州,但二者之间的差距保持长期稳定、并未扩大,实现了先进地区和相对落后地区的共同发展。

反过来看,如果在区域经济发展上奉行撒胡椒面式的绝对平均主义,则会损害经济效率,危及整体经济增长,在这种情况下落后地区也不可能获得好的发展。

第二,与世界先进城市群相比,中国城市群仍有发展空间。根据世界银行的研究,随着经济的发展,会有越来越多人生活在城市群中。比如美国有约70%的人口生活在城市群,而目前在中国的这一比例只有约40%。

从具体的城市群来看也是如此。中国最大的三个城市群——长三角、珠三角和京津冀各自的人口占全国的比重、GDP占全国的比重等指标,均不及发达经济体的城市群,比如美国东北部大西洋沿岸的波士顿-纽约—华盛顿城市群和日本太平洋沿岸的东京—名古屋—大阪城市群。

2.努力降低各种生产要素自由流动的成本。

前文指出,新古典经济学认为,如果生产要素可以自由流动,则区域经济差距将会缩小。

第一,改革户籍、社保等制度,降低人口迁徙成本。美国可能是世界上人口流动性最强的经济体,每年大约有3500万人更换居所,超过总人口的10%。这可能是美国各州人均产出相对比较均衡的重要原因。以美国西部内陆山区州——怀俄明州为例,该州面积25.4万平方公里,比中国广西壮族自治区略大,居全美第九,其经济以采矿、旅游和农业为主(著名的黄石公园就在该州),经济密度位列全美倒数第三,仅略高于阿拉斯加州和蒙大拿州。怀俄明是全美人口最少的州,仅有50万人,但2016年其人均GDP却高达5.9万美元,与经济发达的纽约州的6.4万美元相比差距很小。

第二,完善城市群内部基础设施网络,降低城市融合发展成本。对于一个多中心的城市群而言,一开始在各中心城市之间存在大量空白发展地带,随着城市的发展和扩张,这些空白地带会被逐渐填充。铁路、公路等基础设施网络的密集建设则会极大促进这一进程。美国东北部波士顿—纽约—华盛顿城市群过去半个多世纪的发展实践,生动诠释了城市群内部基础设施从无到有、从松到密的全过程。在我国,随着京津冀协调发展战略的提出,连接北京和雄安的多个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就被提上了议事日程,这必将有力地推动京津冀城市群的发展。

(李苗献系兴业研究研究员、鲁政委系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免责声明】 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投资观察界:www.tzgcjie.com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 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邮箱:247834384@qq.com
责任编辑:
首页 | 新闻 | 市场 | 科技 | 财经 | 商业 | 地产